污水塘

刚才看到一句话,说爱情就像抛物线,”达到顶点的那一刻就开始走下坡路”,我几乎是醍醐灌顶、条件反射式地立马联想到我几年前第一次(可能也算是唯一一次)的恋爱。我记得当对方第一次明确表达出“也有对我产生同样感情的可能性”的意思之后,和我想象中的甜蜜体验不同,我立马感到一种没顶的酸涩感,紧接着涌上来一股生理上想要呕吐的强烈冲动,生生地顶在喉咙口。现在我确定,那一刻我至少有30%的心力被分去用来提前感知这个结局的遗憾。排开少女感伤的因素,我确定我那时已经有“在抛物线顶端”的感受,已经在为爱情下降的起点而悲伤,只是我不会这么精确地感知和表达。而多年之后,今天的我仍然在心底偷偷地认为,这句话是“正确的”,即使只要稍稍变化思路,它既不逻辑正确也不政治正确,错得离谱。我觉得我依然抱有那种旁观者一般的侥幸,希望爱情非常沉重,非常巨大,非常深刻,非常特别,像所有优秀的悲剧作品一样。因为这样才会有那种“只有悲剧才会有的美感”。但是我真的希望自己的爱情是个悲剧吗?我能承受住结局的痛苦吗?我也不知道。我既不想放弃美感,也不想摔得粉身碎骨,所以选择在“最高点”戛然而止,即使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证明爱情确实是一条抛物线。这导致所有的故事都变成了高位截瘫。 这可能是一种矫揉造作的幻想,一种缺乏实践的捏造,但同时我好像又对自己体内保留着一点青春期式的无病呻吟感到庆幸,庆幸我似乎依然年轻。

评论(3)

热度(1)